滴滴投资人被滴滴司机打,滴滴挨骂冤不冤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30 1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4月29日,一位叫做张桓的投资人被滴滴司机打伤的消息,在朋友圈刷屏。

根据张桓在自己公号的文章,他通过滴滴平台叫了一辆快车,等了二十多分钟快车司机仍然没有到,电话沟通得知,司机拉错了人。张桓随即表示要重新叫一辆车,但此时司机不愿意取消订单,导致他一直不能叫另外一辆车。随后,司机将车开到张桓叫车地点,称张桓向平台投诉了他,一拳打在张桓的左眼角。由于张桓曾经投资过滴滴100万美金,这个独特的滴滴投资人身份,引发了舆论的关注。


不过,在滴滴公布的调查版本中,称司机曾主动说“我给你取消订单吧,不收你费用”,但乘客表示要举报司机,并带有侮辱性词汇,遂冲突升级。这一说法张桓也没有否认,他后来又向媒体表示,司机是提出过要取消订单,自己发火辱骂了司机。

这一事件引发很多关注和站队,但除了讨论两位当事人的对错之外,很多声音又表达了对网约车安全性的担忧。滴滴作为目前市场上一家独大的网约车平台,能不能从根本上预防类似冲突的发生?

网约车这种模式,通过智能手机,高效的匹配需求与供给,避免路上空驶,但同时,也产生了司机与乘客相互寻找的问题。大城市高楼林立,定位有时候有偏差,司机与乘客沟通地点有时候也会出错,一旦错过路口,就要绕很久,这种情况很难完全避免。更大范围来说,网约车司机、乘客从发出订单开始到乘客下车,整个过程中,场景复杂、沟通多,相处时间长,会出现各种情况。司机、乘客更需要将心比心,相互体量,出现问题之后,平台方则要居中公平处理、保护各方在契约下的权益。

其实,这些都是老生常谈,我觉得这起事件中的真问题,却隐藏在表象之下。张桓的文章中有个细节,警察通过车牌找到了司机,但联系不上,警察表示,对方司机不来派出所,没办法立案和解决问题。

看到这个内容,我的一个警察朋友发来这样一段话:个人感觉,不是很相信里面的内容,立不立案,确实跟伤势有关,但不代表伤势鉴定没出来之前,派出所就什么都**不了。以照片上的伤势,个人经验,轻微伤应该是能构成的,警察照样可以传唤那名司机,然后双方调解。调解是一个程序,当事人也可以拒绝调解,派出所就可以出具调解不成文书,然后就当事人的伤势,应该能对司机进行治安处罚。北京是一线城市,在自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,我不大相信,一个派出所会愚蠢到什么都不**,让舆论汹涌讨伐。

不过,在这一起事件中,舆论没有讨伐警察,而是讨伐滴滴。某种程度上,这就是问题所在,即公共服务责任指向企业。滴滴当然有一定的责任,比如尽可能通过司机筛选或者制度设计,减少这类冲突的发生,但一旦出现这样的意外,根本上就是一起治安事件,警察及时介入执法,才可以起到充分的威慑和警示效应。毕竟,企业没有执法权,能做的无非是取消网约车司机资格以及赔偿。

但无论当事人还是舆论,在类似事件之后,往往都是把炮火全对准平台企业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比如白色污染、塑料餐盒,舆论也常常把责任指向外卖平台。在消费者订外卖的过程中,购买者是各个分散的餐馆,最终使用的是普通消费者,平台并没有权力去管束餐馆合法的使用塑料餐盒,消费者外卖也的确离不开餐盒。理论上,平台当然可以出台严格的限制政策,但是如果企业出台了比法律要求更严格的标准,是不是合理呢?或者说高昂的监督成本,谁来支付呢?


而且,负责解决白色污染问题的是相应的政府机构,比如市政部门负责**回收制度,工业部门、产业政策部门负责推进塑料制品升级换代到可降解产品。但是,在舆论中,这些部门都被有意识、无意识,或者仅仅出于一种习惯,被忽略了。

另一个将公共服务指向企业的例子是电商打假。假货问题一直存在,电商平台当然对于假货有责任,但这种责任有两个层次,第一个层次,是维护平台商誉。毕竟信誉是企业经营之本。第二层次,是法律赋予的义务。

根据相关法律,电商平台在“明知应知”的情况下,应该停止为售假的商家提供服务,并告知执法部门。必须指出的是,这里的明知应知,是指在现有条件下,应该知道、能够知道的事实,而不是指企业必须努力去知道的事实。举例来说,电商平台受到了消费者投诉,就应该处理、上报,不能为售假商家隐瞒,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电商平台要去努力达到这个知道的状态,比如,以此要求电商平台向每一个平台上的商家派出质量监督员,显然,其成本过大,无法实现。

电商平台上的商家,都是独立于平台的法人,他们的行为与平台并无法律上的责任关系,平台无法为其上面的所有活动担责。电商平台改变了商业业态,加大了工商部门执法的难度,但这是工商面对的新问题,只要法律关系本身没有改变,查处假货的执法权与义务,始终是主要存在于工商与独立的商家之间的。

当一个商家经过审批,得到了工商执照,工商就对其行为负有监管责任。当一个消费者发现了假货,投诉到相关执法部门,执法部门就应积极响应,去查处,这才是合乎逻辑与情理的治理假货的根本途径。事实却是,很多造假在地方根深蒂固,地方相关部门接到举报,甚至平台的通报之后,不作为,甚至通风报信。但最后,假货泛滥的责任,却都指向平台。

所以,出于商誉、社会责任感、法律规定,企业在经营活动中负有责任,但这个责任却不能任意扩大,变为对企业、对行业的道德诉求与成本负担。如果借此把本该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转移给企业,要求企业为另一个独立法人或自然人的全部行为承担责任,这并不符合现行法律的精神。更重要的是,市场解决不了公共服务问题,实际上,良好的市场,都是建立在良好的公共服务之上的。

精彩游戏,尽在千赢,给力活动不断,千赢助力完成您的梦想!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移动客户端下载

QQ|千赢小黑屋|千赢资讯网

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-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 Copyright
© 2007-2017 Comsenz Inc.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QQ|千赢小黑屋|千赢资讯网

GMT+8, 2018-5-20 18:01 , Processed in 0.019918 second(s), 14 queries, Gzip On, Redis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